大叔凶猛全文免费阅读,主角林飞小说最新章节

小说名:大叔凶猛

主角名:林飞

简介:孤男寡女确实容易出事啊,更何况老子是个处男?!吐了几口浊气,让大脑平静下来,站起来把被子完整的盖在她身上,然后观察了一下屋内的战况,睡觉时依稀听到了老鼠们不和谐的叫声,战况一定很惨烈吧。

大叔凶猛全文免费阅读,主角林飞小说最新章节

大叔凶猛全文第8章

果然屋内的各个角落里挺躺着大小十多只老鼠,这是一窝啊,那个盛着药糊的碗里全是蟑螂小强的尸体。

说实话,在前世执行艰苦任务的时候,它们曾经也被林飞当成补充能量抵抗饥饿的食物,这还是好的,有时候连这个都吃不上。

他悄悄的把它们清理完毕后,再次调了一碗药糊放在屋里,一定要斩草除根。

弄完了这些,林飞把门口的那个炉灶重新修理了一遍,得做饭,不能整天花钱买着吃,这可不是生活的样子啊。

那些锅碗瓢盆也都刷的干干净净,然后烧了一壶热水。

干完这些,林飞就累的一声虚汗,昨晚实在太累了,直接睡觉了,一身泥污和臭汗需要清洗,于是来到洗刷间洗好衣服后,就冲洗了起来,好在现在天色尚早,还没人来。

冰凉的自来水从头到脚灌个透彻,身体沉蒙的细胞变得活跃起来,内心感到无比的欣喜和畅快,疲惫的感觉被消除了很多。

“啊……!臭流氓!”一声尖叫声后,紧接着脚步匆匆离开,显然是一个女人进入这个公用洗刷间后,看见了林飞白花花的屁股。

林飞探出头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短衣裤的女人急匆匆低头朝着南边的走廊迅速闪离。

记忆中这是一个漂亮寡妇,叫张兰,长得相当不赖,有一个女儿,上初中了,母女俩相依为命的在这筒子楼住了三四年了,也很不容易的。

由于长得很风韵,是筒子楼众多男人的YY对象。前身的自己半夜还经常敲她的寡妇门,很是不堪。她对林飞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,上一次林飞半夜敲门的时候,她终于拿着两把菜刀冲出来,那样子像是择人而噬的雌豹,吓得林飞差点大小便失禁,从此再也不敢来了,甚至都不敢往南边的走廊拐,生怕路过她门口让她看见,然后又是一阵菜刀乱舞。

这前身的记忆随着见到的人慢慢从大脑中提取涌现,暗想这个混蛋究竟还干过什么龌龊的事呢?真是欠揍啊!

林飞穿上衣服,得赶紧回去,以免再次面对张兰的尴尬,她必然每天都起这么早的,不能耽误人家洗刷啊,保不齐她是回房拿菜刀去了,直接会让林飞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啊。

房间的漂亮孕妇还没有醒,林飞关门下楼活动了一下筋骨,脑海中想起前世山里的爷爷教给他的玄明拳,这可是独门功夫,既能调养身体还能修炼内气,当然内气的修习是靠冥思吐纳,属于玄明拳的上部,至于下部,就是一套拳法,不休习上部的话,练拳法是不能发挥威力的,只能做到强身健体的作用,前世林飞的无敌就是因为这套拳法上部的内气功夫为基础的。

他跑到小镇的一个公园内打了一通,果然觉得神清气爽,身体内的浊气排出去一点,要想提高现在这具身体的综合素质,必须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得清洗一遍脱胎换骨才行,任重而道远啊。

打完拳后,开始慢跑起来,这个身体快跑也跑不动,早起打拳跑步是前世自从四岁到“死”一直坚持的习惯,就像吃饭和喝水一样成为一种日常。

这具身体没跑多远就累的开始喘粗气,林飞停止了锻炼,一切都要慢慢来,再说今天还要去干活,需要保存体力。

回到楼下在小卖部里花了五块钱,这是他昨天干临时工最后剩下的十块钱的一半了,他买了一小包挂面和几个鸡蛋。

李福对于从昨晚买水杯和洗涮用具就不赊账的林飞感到异常惊奇,那三瓶白酒之前林飞买任何东西,哪怕一包口香糖都要赊账的,都是积攒了好多东西一两个月后才会给他,不过都是小东西,最多是一盒十块钱的香烟,像那晚上赊三百块钱的酒是第一次,所以李福才担心他会不还赖账甚至跑掉,如今一看,这林飞不但还了,而且竟然再买了两次东西后都是一手交钱一手拿货,概不欠账,这就让李福觉察到他的一点变化了。

连说话也比以前客气了,这林飞难道要浪子回头吗?

林飞回到家里,漂亮孕妇已经醒了,有些茫然的坐在床上,依然对昨天发生的事情如坠梦里,她从小到大从没有住过这种底层最简朴的居民楼,从没有上过整个楼层都共用的洗涮间,更没有在有老鼠和蟑螂的屋里住过,旁边还睡着一个陌生的胖大叔……

昨晚太累了,早上清醒后,终于才细想昨天发生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“睡的好不好?”

“还行。”漂亮孕妇低声道。

“楼下小卖部的福哥我已经打好招呼,你今天可以再去打电话。”

孕妇问道:“就是昨天你还账的小卖部?”

林飞点点头,“打通了电话费不用先给他,当然你也没有,我回来会给他电话费的,如果联系到了你的朋友,那你就去找他,最好是让他来接你,你没钱行动又不方便。”

“嗯。”这个胖大叔依然很细心,昨晚同住一屋也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,看来自己多想了。

果然就像爷爷说的,有的人是不能看表面的,这个大叔表面好像很坏,其实是个挺好挺细心的人。

想起昨晚见到的那个混混王陆,那人一看就不是好人,有些不明白胖大叔为何把那种人当朋友呢?难道底层人的生活都是这样吗?

“你先洗刷,我去给你做早饭。”

他自己做饭?不让包租婆做了?

只见林飞果然去走廊里忙活着做饭了,不过林飞郁闷的是,他连炒菜的油都没有,只有蒙着灰尘的半袋盐。

不得已又和包租婆借了一茶杯花生油一根大葱和两个西红柿。

包租婆现在也对他大方起来,看来浪子回头的感觉不光是楼下小卖部的李福有,包租婆也有体会,不过她很诧异的问了一句,你会做饭吗?

从林飞搬到这里就没见他开过火,整个筒子楼都知道。

林飞笑着回了一句,煮熟应该没问题的。

笑话,我现在不是那个林飞了,是前世隐居山里的邻居厨神的关门弟子啊,能不会做饭?

林飞下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,鸡蛋不是炒的,而是煎成了金黄色的两个荷包后盖在了漂亮孕妇的面碗里。

当然只有她有,林飞没舍得给自己放。

“大叔,你怎么不吃鸡蛋啊,我给你一个。”漂亮孕妇看在眼里,觉得不好意思,就想往他碗里夹。

“我不吃鸡蛋,胆固醇太高,我在减肥呢,不能吃这个。”

漂亮孕妇点点头,这个大叔是够胖的。

碗里的面比昨晚包租婆做的还好吃,西红柿酸美的汤汁和火候正好的面条结合后,一种酸香劲道的感觉。

那两个荷包蛋煎的也很香,两面金黄,里面淌着金黄色的蛋黄浓汁。

这个大叔手艺不错嘛。

吃完饭,漂亮孕妇想要收拾碗筷刷碗,她越来越觉得不好意思了,虽然环境恶劣,但自己白住白吃的,不做点什么怎么行?

可是立刻被林飞阻止,“你不要动,你有身孕,还是要减少不必要的活动。”其实适当的运动当然是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的,只不过林飞看到她细皮嫩肉的像个大小姐,根本就不像干过活的人,再加上刷碗要去公用洗刷间,别再又把刚才吃的东西又喷了出来。

漂亮孕妇不再坚持,她也很怵那个爬满长蛆和老鼠蟑螂飞舞着苍蝇蚊虫的地方,想想就差点吐出来,不能想了。

林飞刷完碗筷后回来,说道:“我得出去干活了,你抽空就下去打电话吧,如果还没联系到就呆在房间里不要乱跑,一会儿我会找包租婆,我中午不回来的话,你的饭就让她给你做,无聊时可以看看电视。”这是这间房内唯一可以消遣的东西。

“你晚上回来吗?”

“当然,只不过我晚上回来估计你就走了吧。”

漂亮孕妇想想也是,或许今天就联系到他了,然后将会永远的离开这个让她难忘又有些恶心的地方。

林飞临走时来到包租婆的家里交代完后,就下楼朝着昨天的工地走去。

六月的初夏,天气像女人的脸,忽而明朗忽而阴暗,让人捉摸不定,早晨还晴空万里,这一会儿突然开始黑压压的阴暗起来,好像随时都要下雨。

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王涛郁闷的仰头望着天空,心想不会又他踏马的下雨吧,天气预报现在还有没有准?明明昨晚是说今日晴的,现在怎么阴沉的像是晚上啊。

奶奶个熊的,这不是天气预报啊,这是预报天气!

他当机立断,立刻又指挥着几个民工开始往车房内搬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