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八零:甜妻好凶萌免费阅读全文,主角秦雪陈昊小说完整版

小说名:重生八零:甜妻好凶萌

主角名:秦雪陈昊

简介:前世错失爱情的集团高管秦雪,一觉醒来重生在八零年代成了小村姑。为渣男跳河被极品亲戚唾弃,包子老妈只知道哭,她秦雪可不受这份气!麻辣小村姑要搞大事情,踩渣渣、斗极品、做买卖,发大财。后悔了想抱她大腿?晚了!门口在那,左走不送!她青春貌美,朵朵桃花开,她只想摘取那朵高岭之花。

重生八零:甜妻好凶萌重生八零:甜妻好凶萌

重生八零:甜妻好凶萌全文第6章

秦雪忙说:“别说那么多,快送医院吧,晚了怕出问题。”

男人点头,看到旁边商店门口有个木板,立即叫人拿了木板过来,将老大爷抬上去,急急的往医院赶去。

秦雪不放心,也跟着去了县医院。

老大爷被送进了急救室,秦雪一直等在外头,当看到方才路上遇到的男人穿着一件白大褂从急救室走出来的时候,她立刻上前:“老大爷怎么样了?”

男人认真看了她一眼:“你们认识?”

秦雪摇头。

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“大爷没事,心脏病,已经抢救过来了,现在要安排住院了。我们已经通知他的家人过来。”

秦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眼看着人命在面前差点没了,还真是一件惊险的事情。这个时候,她才认真的看了面前男人一眼。

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年纪二十五六,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,身材修长,穿着一件白大褂特别有风度。他理着乌黑整洁的短发,皮肤比较白,五官棱角分明,浓黑的长眉,黑亮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长得很英俊,还比一般的青年多了一股书卷味。

秦雪愣了一下,她没想到在这个土里土气的八十年代还能遇到这样的男人。

她看向他胸口的名牌:外科医生陈昊。

“既然老人没事,那我先走了。”秦雪转身,突然她想起什么,从兜里掏出在国营店子买的面包,一看,已经变成干饼子了!原来刚才她替大爷急救的时候,蹲在地上把兜里的面包都挤瘪了。她可以想象秦义看到两张饼时的脸色。

她正自己懊恼,听到耳后低沉的男声响起:“你等等。”

秦雪诧异的回头,只见穿着白大褂的医师脚步匆匆的进了一个办公室,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纸袋子。

“给你。”他说。

秦雪诧异的望了一眼纸袋子里的东西,竟然装着两个面包,还是带奶油夹心的。

她犹豫了一下:“为什么……要给我?”

他唇角微微勾起,眼底带着几分戏谑:“你不是惋惜那两个压扁的面包吗?”

秦雪顿时觉得有些丢人,她的行为肯定显得很小家子气。

他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把纸袋子塞进了她的手里,转身离去。

秦雪看着手里的袋子,心中微微一动。

“你怎么会急救?”他要离去时,突然又转头问了一句。

秦雪当然不能说实话,随口编了个理由:“就是看见别人那样做过,所以学着做。”

他眸色沉了沉,说:“噢,你很聪明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
秦雪看着他的背影,高大、修长,走起路风度翩翩,很优秀的一个男人。她没有想到,在八十年代竟然会遇到一个这么让人意外的人。

回到了家里,弟弟还没回,怕被大伯母二伯母瞧见,她用手挡着鼓鼓囊囊的口袋,跟做贼似的溜进了自己家房里。

“谁啊?做贼似的!”果然,她一溜进了屋子,堂屋里就响起了大伯母的声音。

“是我回来了!”她在屋里应了一声。

隐约听到大伯母在自己屋里骂人:“死丫头,一天到晚到处瞎跑!人家背后戳脊梁骨都不怕,丢的还不是秦家的人?!”

秦雪撇撇嘴,懒得去听她骂骂咧咧。这会儿,张春华从园里摘菜回来。

她进屋时,诧异的发现女儿已经回来了,就坐在小桌子边喝水。

她过来一瞧,瞧着女儿的脸都给晒红了:“你看见你小姨了?她说什么没有?”

秦雪压根没去,就摇了摇头。

她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,突然起身鬼祟的关了房门,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张春华的手里:“妈,给你的。”

张春华愣了一下:“啥啊?”剥开外面的纸,闻到一股诱人的甜蜜香气钻进鼻孔里。乡下连待客的红糖都是金贵东西,更何况这带着奶油的甜面包。

张春华瞬间瞪圆了眼睛,颤着声问:“这……这是啥呀?”

“面包,你尝尝,我从县里买的。”秦雪笑嘻嘻的说。

张春华懵了,她没给过女儿钱,她哪里去买的面包?

面包她去县城里也见过,但是没吃过,一直没舍得买。

“你偷拿钱了?”张春华疑惑的看着女儿。

秦雪觉得卖鱼的事情还是得告诉老妈,不然她肯定成天疑神疑鬼的。

“没,我挣钱了。”

听了这话,张春华可顾不上吃面包了,一把抓住了女儿的袖子:“挣钱?你挣的什么钱?”她目光惊愕带着怒火,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,“该不会是,男人给你的钱吧?!”

秦雪没想到她妈居然想的那么离谱,恼火的说:“妈,是女人给我的钱!”

“女人?”张春华不解。

她压低了声音,凑到老妈跟前说:“我抓了沟里的泥鳅鳝鱼去县里卖,赚了钱。”

张春华这一惊可非同小可:“你……你卖鳝鱼?丫头,你不要命了!”

现在是买粮要粮票,买肉要肉票的大锅饭时代,敢搞私营得多大的胆子啊。

“没事!其他也有人在卖呢。”秦雪说。

张春华惊得呆住了,还没回过神来。秦雪从怀里取了一把票子递到她眼前:“这是我今天赚的。”

张春华愣愣的看着她手里的钱,那可是真的票子啊!

“这……这有多少钱?”她颤声问。

“九块,我买面包和早点用了七毛,剩下八块三毛。”

张春华眨巴眨巴眼,彻底惊呆了:“能赚这么多?”她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几个钱,没想到女儿早晨出去一趟就挣了这么多,对于她而言简直是巨款。

虽然她胆子极小,可是在巨款的面前,禁不住也生出了几分希望。

秦雪把自己的计划抖了出来:“我准备赚了钱存起来,咱们盖新房子搬出去,省的受秦家人的窝囊气。”

张春华傻了,呆呆望着女儿,之前说这话她以为她在发烧,现在看着她手里一摞票子,她突然觉得,女儿不傻,还能挣钱,反倒说明她很聪明啊。

“你真要盖房子?”

秦雪重重点头:“妈,钱我来存,你帮我保密就行了。”

张春华呆呆想了半天,如果不给她看到这些钱,或许她会扯起嗓门反对,可是想到将来可以住上新房子远离秦家这帮人,她突然很期待。

“好,妈答应你。”

秦雪本以为说服老妈要费老大力气,没想到老妈自己想通了,不由得十分高兴。

她开始想着该把钱藏在哪儿。这个家里,大伯母二伯母都不是省油的灯,她以前还看到过大伯母偷偷钻进他们屋里到处搜摸,要是万一钱给她们搜摸走了,岂不是到头一场空?

秦雪想了半天,终于在柜子底下找到一个罐子,将钱塞进罐子里藏进最阴暗的角落里,水淋不进,老鼠咬不着,大伯母也找不到。

秦义回来时,秦雪悄悄给了他面包,他开心的手舞足蹈,只差没飞起来。

秦义的干劲儿更大了,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摸鱼。

两三天功夫,一条野沟的泥鳅鳝鱼都给他们摸光了。不过秦雪也赚了整整三十块了。

张春华知道她挣钱这么快,更不会反对了。娘俩个不敢声张,只敢关起门来自己乐。

秦雪计划着,只要她能坚持几个月,盖房的钱肯定就挣出来了。